<em id="f5k2y"></em>

    <rp id="f5k2y"></rp>
        1. <button id="f5k2y"><object id="f5k2y"></object></button>
          <rp id="f5k2y"><acronym id="f5k2y"><blockquote id="f5k2y"></blockquote></acronym></rp>
          <tbody id="f5k2y"></tbody>
          中國知識產權網

          用戶上傳動漫劇,B站被判幫助侵權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網     發布時間:2021-01-18     點擊量:
          (本文轉載于中國知識產權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嗶哩嗶哩(下稱B站)是一家深受年輕人喜愛的視頻網站,在這里,用戶可以上傳視頻分享內容,交流意見,但這些行為也存在版權侵權風險。因認為B站的用戶上傳《生肉星之島喵喵》(下稱涉案作品)動漫劇集,北京星維國際文化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北京星維公司)以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將B站的運營方上海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寬娛公司)訴至法院。近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對該案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根據原判,用戶上傳涉案作品,上海寬娛公司被判構成幫助侵權,賠償北京星維公司經濟損失20萬元。

            視頻網站匯聚了海量的用戶上傳內容,這些內容能夠提高平臺粘性。如果用戶上傳的內容有侵權風險,平臺是否能以“避風港”原則作為免責理由呢?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劉文杰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避風港”原則僅適用于提供網絡存儲空間服務的網站。若網絡服務提供者的存儲網站不滿足明知或者應知標準,則權利人對于其不積極進行作品維權而產生的損失只能向直接侵權的第三人索賠,不能向網站主張賠償。

            動漫劇集引訴訟

            在一審中,北京星維公司訴稱,其經合法授權取得涉案作品包括信息網絡傳播權在內的獨占性授權及動漫IP的整體運營權,B站用戶將涉案作品上傳至平臺。北京星維公司認為上海寬娛公司未經授權,擅自提供涉案作品的播放服務,以侵犯其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0萬元和合理支出4萬元。

            上海寬娛公司辯稱,其一直非常重視并尊重知識產權。涉案作品系由用戶上傳,其僅提供網絡存儲空間服務且設置了便捷投訴通道,不存在對侵權行為的應知或明知,已經盡到了合理審查義務,在收到侵權通知后及時采取必要措施對涉案作品進行了下線處理且未對涉案作品進行編輯、推薦等操作,故不應認定為侵權。

            一審法院北京互聯網法院經審理認定,雖然涉案作品播放時顯示出了上傳用戶的信息,且經勘驗確實為用戶上傳,但涉案作品屬于動漫類作品。通常情況下,一般個人用戶很難獲得此類作品的著作權或相關授權,而作品權利人一般也不會允許將其作品免費上傳分享到視頻網站供公眾在線播放觀看。上海寬娛公司經營的涉案網站作為國內較為知名的視頻網站,對其中播放的電影、電視劇、動漫等存在較大侵權可能性的作品類型,應予以高度的注意。該案中,上海寬娛公司除在其用戶協議和申訴指引中設置相關提示外,未舉證證明其為預防侵權采取了其他合理措施,與其經營模式所容易引發的侵權風險不相匹配,且還通過分類、排序等方式為用戶上傳提供便利,主觀上存在過錯,構成幫助侵權行為。

            原告和被告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定,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故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規避責任有條件

            在這類糾紛中,視頻網站平臺常以內容為用戶上傳作為抗辯理由,這是否就意味著其可以“置身事外”呢?“對于僅提供網絡存儲空間服務的網站,法律上適用‘避風港’原則,即網站僅為其明知或應知的第三人侵權負責!眲⑽慕芙榻B,《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就享受“避風港”原則的條件有詳細的規定。

            我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七條亦明確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犯他人民事權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所謂明知或應知,往往表現為網站對用戶上傳的內容進行了選擇、排名、整理、修改、推薦等。對于網絡用戶發送和分享內容,網絡服務提供者一般不負有事先審查義務,因此,通常情況下,網絡服務商僅需對權利人發送的投訴中列明的侵權采取刪除、屏蔽等必要措施,即不必對侵權承擔責任。就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八條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未對網絡用戶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為主動進行審查的,人民法院不應據此認定其具有過錯。此外,特定情形下網站也可能負有主動核查義務,例如有過反復侵權或反復遭到投訴記錄的網絡用戶所發布的信息或者網站從用戶發布信息中直接獲益的信息等。

            劉文杰還補充道,當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的存儲網站不滿足明知或者應知標準,則權利人對于其不積極進行維權而發生的相應損害只能向直接侵權的第三人主張賠償,不能向網站主張賠償,這是權利人需要承擔的風險。相反,自其明知或者應知存在侵權之時起所發生的一切損害,網站都負有連帶賠償責任,與權利人何時維權并無關系,因為損害完全是由第三人的侵權傳播以及網站的幫助所致。同時也應注意,實踐中一些權利人不急于維權可能是進行精密利益計算的結果,即看到了通過司法訴訟獲得的賠償遠遠高出正常市場交易的獲利,更有甚者,一些權利人明知自己的作品沒有市場前景,轉而利用法律或司法審判中確立的硬性賠償標準來獲得利益。此時,司法審判就喪失了推動市場交易、保護創新的功能,這是值得警惕的。(記者:侯偉



          查看原文   電話咨詢:13544847908   QQ咨詢:1176391287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友情鏈接 :東莞政府 東莞市科技局 東莞市經信局 東莞市商務局 廣東省科技廳 廣東省經信委 廣東省商務廳 知識產權局 商標局